2016 快速回顧

上次寫回顧已是 2014 年初,生活從網誌轉移到 Twitter 再轉移到 Facebook 後太多細碎發洩的管道,再撿起反而費事就懶了。但幾星期前剛把 2008 年後的照片都弄上了 Google Photos,不禁也回頭看了遍 2011 到 2013 的回顧,整理一下還是好的,主要還是為自己。

社群

社群依然是生活中重要的部分,但佔比正在逐漸下降中。雖然從來就不認為自己「老」了或怎麼(我一直覺得自己沒資格用這樣的態度看事情),但遇到生活其他部分的拉扯,確實開始希望調整些。但無論如何,目前還是第一位。

Mozilla

摩茲工寮是這幾年來自己放心思在 Mozilla 相關事務上最多的地方之一,雖然是啟動且步入軌道之後就幾乎是丟給戰神了,但仍是某些想法的重要實驗場。有空間可以做為社群的家是一大優勢,我也很珍惜這個地方。

在工寮裡嘗試做了些東西,例如 Lab 時間的閃電秀已經維持一年多,也開始試著弄點 WebVR / Rust 等等的學習課程進來。個人其實很希望能補強 MozTW 長期以來技術能人較為匱乏的問題,但力不從心就是。這方面已經放過自己無數次,能做多少算多少,只希望自己在不燒光的情況下總能有點用。感恩 Ettoolong 跟呂行幫忙很多事情。

另一個還有在關注的事情是教育專案,甚至有想到要搭配 107 課綱撰寫教材的份上。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氣力,年紀越大越是懶了,放在休閒的事情比例多上不少,但不會後悔。

COSCUP、開放文化、OCF

COSCUP 卸下總召後的第二年,總算又做到只是組員的程度。當然講話還是比較容易有人聽沒錯,但我真希望大家是據理討論,而不是看在無謂的虛名份上。

COSCUP 是從更抽象的角度推廣開源精神,過去幾年也佔掉了我大部分放在社群上的精神。2016 更多是抽回到 MozTW 了,多少也分一點點到開放文化基金會上。在基金會裡其實沒做什麼事,感謝其他董事不棄嫌還願意與我討論;一些放著的事情我不見得撿起,跟數年前最後一次在軟體自由協會裡「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態度看起來有點像,但其實比較是「只做自己想做以及現在能做的事」。

回頭一想,其實並沒有偏離:我原先就希望基金會的目的僅是協助社群、社群做的事情才是主體,那麼也只是貫徹這個意念而已;而許多的推廣,對我來說也不是要大家照著我的路走,但希望每個人都能意識到自己的選擇。

至於 2017,再看看吧。

菩提居

今年因為隊慶的關係,又跟這個已經許久沒有關聯的群體接了上線。其實決定出席的很大原因,是自己已經不再做些什麼,最多是出借腦袋與人一起討論 — 那麼至少要先讓大家認識。

打打嘴砲,或者多少也提供點資源,大概是在這個當下還能做的一點事。

工作

終於在全職十年之後,有薪工作佔據人生的比例開始增加。談到「Work-Life Balance」,從來就很少覺得失衡,畢竟一直把無薪的各種活動看得很重(而那些是自己選擇的,不認為應該歸入 Work 的範疇),但瞧瞧自己手上所掌握的,或許真應該稍微再努力點。

在 KKBOX 工作已經三年多,即將成為我工作最久的地方(趣事:原本以為會待很久很久的某社,居然是我全職生活的最短紀錄)。還有些想做的事,而團隊內的另一位 PM 鯉齡加入後,終於覺得工作方式符合自己的期待了,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探究行為的偏好與設計,也總算是再針對許久未有動作的 App 下手做了更多規劃。

每年其實都會有種「好,來年敬請期待」的雄心,雖然今年也還有、但多少是更了解一些現實上自己無法改變(或不想改變)的狀況。認識自己的缺點總是第一步,但畢竟你不可能十全十美,有的優缺之間也沒那麼絕對,於是我莫名還是想保留那些缺點以換取其他的東西,那就看換不換得到吧?

一直覺得公司有辦法辦這種東西還挺厲害的

旅行

去年雖然沒參加員旅,但莫名地有多次踏出國門的機會。年初就因為 Ingress 的關係去了一趟香港 — 也是第一次完全與公事無關的香江行,年中再度回到闊別一年半的倫敦參與 Mozilla 的會議,年尾還不小心參與了女友公司的員旅到九州一遊。

一直知道自己比較喜歡緯度高點的地方,即使倫敦常下雨也有所嚮往。這次去倫敦除了會議本身,及地陪 Katrina 熱情伴遊外,最大收穫大概是意外的哈利波特之旅。片廠轉化為的「主題樂園」是滿滿的體驗大平台,一邊更了解影片、一邊更了解電影本身,我實在熱愛這種體驗設計的觀察機會,當天在那裡花去了十數個小時也不能減少興奮的心情。

小精靈製作工坊,人體鍊成是禁止事項

年末的意外旅程九州行第一次去了由布院,是個會想要久留的地方,想起自己曾經認為應該要盡力搬到東部去。我想以後應該會再訪吧?由布院跟湯布院讀音相同而交錯出現,剛剛突然發現不明白當中關聯,好在網路時代實在是太方便想求知的人。(這麼一想,就更覺得那些不願求知、只管造謠的言論點點點了,對我就是在說那個萌的言論。)

育樂

2016 其實把很多時間花在學習跟電視上… 由於家裡沒有裝第四台甚至不能看公視,網路電視真是太棒了,我也很愛可以裝 App(因此不用再拿平板或手機,開了就可以用)的 AppleTV 4。

Netflix, Doctor Who

年初 Netflix 終於進了台灣,立馬付費成為會員。雖然本意是想看電影,但後來倒是花在影集更多些,最棒的大概是有緣得見超老牌的英劇 Doctor Who。久聞其名不過一直沒有去看,趁著這個機會掃完了新版的各季,也對於其中的想像力頗為讚賞。

好巧不巧,Mozilla 年中的聚會即以 Doctor Who 為主題,還拉了一臺劇中的時光機 TARDIS 過去,我藉此幸運拍了劇迷們應該都會想要的照片:

此外夜魔俠、中國翻譯為「神煩警探」的 Brooklyn Nine-Nine 等等也都還不錯,最近甚至上了由流言終結者的 Build Team 重出江湖的「白兔計畫」。Netflix 對我來說確實挺值得。

當然不免俗也要推一下敝社關係企業的 KKTV,上面的日劇雖然不多但還是有我愛吃的白爛劇(炸)。

360 Cam 與 VR

雖然已經不再掛「使用體驗設計」相關的職稱,我的興趣一直都還在,也希望自己保有對於新事物的好奇心與觀察。VR / 沈浸式體驗是我目前另一個重點觀察對象,自己也買了把 360 Cam。相關的心得,可以參考先前的文章

百人電影團

難得會揪團的我,在「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即將上映時揪了個總人數破百的電影團

當然會這麼做有些目的,快速分享一下:

  1. 推廣體驗:我希望即使不買演唱會票的朋友們,也來體驗一下 KKTIX 的選位系統。KKTIX 是台灣市場內少數可以讓個人辦理劃位活動的系統,而且其實即時選位還挺有趣的,希望能讓朋友們都體驗一下。
  2. 了解狀況:有了些猜想後就要驗證,而說到驗證,再沒比實際做一次更好的事。而我確實也大概了解會發生怎樣的狀況,該怎樣因應 — 至少,了解一些些了。
  3. 嘗試在 KKTIX 賣電影票:就是,試試看。較一樣是以活動為主的同業,我們可以劃位,歡迎四方電影院大德多多參考。

同性婚姻

很久沒有再關心社會議題到這個程度,但反對族群的發言太多嚴重邏輯錯誤,被激到決定深入了解各方不同的立場及言論。

我並不真的會拿「有愛就好」或者「關你屁事」來當論述主體,這兩個講法當然都有其對應的正確情境但也容易留個話柄讓反對者打。個人較為偏好「沒有必要排除,就不應該排除」的觀念,而各種試圖排除他們的發言無法說服我。

逆鱗是那些惡意地刻意,誤導與曲解。

其他

年末有試圖少吃點多動點,畢竟身材被嫌了。是不像敝社 izero 那樣有恆持續還能上新聞,但多多少少有點(點點點點點)效果。

買了好用的拖把,所以每兩週都會拖個地。地板乾淨就是爽,雖然桌上還是亂丟。

必須認清楚該負的責任,以及自己是什麼又不是什麼樣的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