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CUP 2016 個人檢討:其他

工作坊一景,看大家的表情應該是很成功,有點羨慕 (COSCUP Flickr, BY-SA

記錄今年 COSCUP 跟我相關的變動檢討。大致是前兩篇放不下的雜談,包括議程徵稿與主題、沒執行的遺珠、以及一些個人感想。

由於篇幅,本系列文章分拆成三個部分,這是最後一篇:

一次徵求所有正式議程

除了 Unconf 與閃電秀外,所有議程是在一次同步徵求的。這項改變源自於去年分批徵求造成資訊傳播力道分散,而同步徵求確實解決了這個問題。

今年也統計投稿的時間趨勢,發現在過去幾年的最後一星期收到的稿件佔 50%。想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或許來年可以把宣傳重心往前移一個星期,試試有什麼改變。

結論:一次徵求所有正式議程比較好一點,可比照辦理

讓工作坊負責人自行處理簽到事宜

工作坊都在比較小的場地,過去有發生人太多二氧化碳濃度過高的事件,所以這兩年都採取分別報名、嚴格限額的方式。由於大會工作人員不足,迫使我必須要想一下怎麼讓參與者也加入幫忙(好吧,結果來看這是好事一件),因此這次的工作坊我試圖規劃了讓負責人自行招募人員協助簽到的流程:

  1. 工作人員 A 發給工作坊講師學員名單與注意事項(注意事項也會事先寄給工作坊講師),而後就在會議室外招呼各學員入場並維持排隊秩序
  2. 工作坊講師入場後,招募一位學員協助在門口招呼入場者簽到
  3. 若入場者事前沒有報名,可在外排隊候補
  4. 該場開始後十分鐘,工作人員 A 到各會議室收簽到表,並依據當前缺席人數決定要請外面多少人入場。入場者在簽到表上填姓名與 email
  5. 若放人後人數已滿,則會議室關門,門上掛「滿場」排作為標示阻隔後來的人入場。若人數未滿,開場半小時後再檢查一次。
  6. 工作坊無特別必要催場,但若工作人員已經要關活動中心場地了,就進去把人趕出來 XD

這邊的「工作人員 A」最後是請 pcc 幫忙。

結論:流程看似可行,不過回報狀況後發現效果不佳、能完整做完的場次不多。有機會要回頭問一下哪裡錯了。

議程主題、Apache 專軌

這次徵稿,除了主題的花招比較多一點之外,一個重點是試著推動「Apache 基金會專軌」。

主題的「傳承」一開始就多有批評,例如看到人說「我才不想要看你們報 Paper」,最後投稿的入選數也非常少;「扎根」大概還有佔掉一個下午的議程,低空飛過標準。

Apache 的稿件出乎意料之外地少,本來覺得軟體那麼多應該不會太困難,但想來是高手們都有謙沖的美德。即使我寫了數封信給基金會的董事與開發群組,最後只有一人投搞,還被刷掉了,讓專軌的想法胎死腹中。

COSCUP 近幾年裡,除了 2013 的「Open」有 g0v 跟 gøv 的人共襄盛舉剛巧符合主題、前年的「Make things happen」從頭到尾有做出「自造」感之外,在挑主題這件事情上面其實都蠻辛苦的。前年起我其實有提過不必再硬挑主題,畢竟其他社群研討會不見得有這種「主題」的想法。不過有鑒於贊助的需求(有主題多少會比較好拉贊助,雖然反過來也是會有人覺得「今年主題與我無關」而拒絕的),目前是還沒有執行過。個人覺得還是挺值得考慮一下。

若是不砍掉主題這個概念,那或許要跟議程委員會多商量一下:為了把本來強調的主題做出來,符合主題的應該要比較高分(相對來說較不容易被刷掉)一點。

結論:再繼續倡議「不設主題」試試

推動資源釋出

除了去年以「行政組公開資訊清單」方式倡議各組提供開放資料與文件外,今年也要花點注意力在推動資源釋出上。照片影片自不待說,一個大目標是行銷組那邊的素材資源,希望大家能一起來做點「像 COSCUP 該做的事」。

行銷組那邊的素材其實喊釋出有一陣子,但一直沒有具體行動。就在昨天晚間我、Singing、Muka、雁子以及遠端臨時被叫一下的 Lloyd 這個跨越 2010 到 2016 整整七屆的行銷組長陣容,搭配一些協力工作的設計師(如阿紫、一樣遠端 on call 的鴻旗)一起討論了公開釋出設計資源的各項事宜。(本來我只是想找雁子聊聊然後就不小心變成這樣了…)

其實要把資料丟出來也需要整理,例如子龍就為 gøv summit 2016 做了精美的資源釋出網站。我們即使不做到這個程度,也有很多事情得做:

  • 盤點各設計品所應用的外部素材授權(這個早就該做,不過目前確實還沒建立制度,希望從此次起建立起來)
  • 討論統一釋出授權
  • 決定名稱彰顯方式
  • 確定後面的人要怎麼跟著做
  • 找到對的地方放那些動輒 1 G 的檔案

有鑒於事情蠻多,然後不是我做的話我通常不太會押人處理。這次也感謝雁子說出「一直有打算,但還沒想過做法」,這對我來說就是個可以參與的信號,而不用考慮是否有其他難言之隱又放水流。我在意的事情其實都不用怕我催,那表示有什麼幫得上忙的我會自己跳下去。

上一篇提到很多人會說「需要幫忙叫我」,其實反過來有另一種情況:不少人也會講「請大家有空的多多幫忙」,但不見得講得出要幫啥。這都需要練習。

結論:今年行銷的設計資源應該是可以在幾個月之後釋出,後續會在 COSCUP 一般討論區公開討論並徵求協助,請拭目以待。

這些設計稿都有機會釋出供大眾使用,我不知道你如何,個人是很興奮啦。 (COSCUP Flickr, BY-SA)

一些沒做的事

舊的點子,這次仍沒做:

  • 讓講者能事先提供投影片,給紀錄組參考攝影時機點
  • 隨時可以佔據麥克風的臨時舞台(打開始就沒有放進今年的待辦)
  • 給工作坊參與者的問卷
  • 給講師的問卷(或許仍會做,看有沒有時間)

新的想法,想到時已來不及

  • 鼓勵使用開源軟體的新創公司分享實務(或許是有特殊攤位或特殊議程)

我的想法絕大部分還是集中在議程這件事情上。


下面都是感想型的。

關於演講者的公司是否應該釋出專案原始碼

特別提一下 Ben 這場並不是贊助商演講,而是議程委員推薦後邀請的,感謝支援 (COSCUP Flickr, BY-SA)

這次最後的主題演講,Ben Jai(翟本喬)提供了他對於 FLOSS 的看法,講到他們的產品有的用開源的方案作為起手,部分是修改了、部分則是用自己重寫的完全換掉。因此,最後也被聽眾問了數次有沒有釋出源碼。

我其實很高興聽眾問了這個問題,那表示至少發問者及因此喝彩的人都有意識地覺得釋出源碼是件重要的事,整體會場的反應讓我真心覺得能參加一個推動 FLOSS 的會議籌備真是太好了(至少許多人價值觀是相同的)。不過回來看 IRC 的記錄覺得有點不太妙,似乎有部分的人認為只利用不釋出的公司是壞人。我想簡述一下我的看法:

  1. 如果利用了他人的開源專案,遵守本來的授權規定是很重要的,畢竟那都是作者在表達自己的立場。即使沒有修改,分享一下你用了什麼、怎麼用等等的實務經驗也非常好。到此為及格。
  2. 原作採用 GPL 等條款,所以你將修改的部分釋出 / 送回 upstream,那就大概 70 分。
  3. 原作採用 BSD 或 MIT 等條款讓你沒有「義務」要釋出修改後的原始碼,但你還是將修改釋出 / 送回 upstream 了,那就已經 80 分、非常值得大家為你喝彩了。
  4. 如果把自己整個新寫的軟體專案開源,那可以稱得上 90 分了。

以 Ben 的公司的例子來說,其實他們甚至是做到 3 喔!雖然我自然是如同在結語時所說,「希望下次有機會在 COSCUP 看到和沛釋出自己的開源專案」,但這邊其實不需要大加抨擊,畢竟現況可不只如他所說「一定遵守授權條款」而已,他們有幾個在 Github 上的專案是超越了原本授權條款(如 Apache License)的要求。

把最後成果貢獻出來很重要,但讓使用者出來分享實務經驗(而不是默默用、變成純粹消費者)也是該做的事。

關於停留或轉進

幾年來參與,大家都看見的一項演化是有些組別開始演變為子社群,例如經營到有實體空間的線路組、設備本身開始造成一定門檻的紀錄組、已經有跨研討會常態人員甚至號稱「人文館地縛靈」的場務組等。這些組裡的核心組員幾乎已成為固定班底,你會看到很多人年年都待在同一組甚至是同一個專業分工上。

前些日子想到此事,回顧自己倒不是這樣的路線。我先是單純的講者,而後加入工作人員並遊走各組不斷更動,沒有在同一組裡待超過兩屆;過去在校園裡、營隊中也總有各種不同的負責項目找上門來(算一下居然當過 15 種名稱各異的幹部)。或許這是個性問題,如同在 ISOBAR 時期也自嘲是不斷得轉換部門的實習醫生。

或許我的心都是放在同樣的目標上,所以那些都不重要。

無論如何那都是選擇,我們都該找自己比較舒服的方式。不過如果你跟我一樣,沒有特別覺得該待在哪,四處晃晃也是不錯的,能更通盤了解各種利害關係,從而試圖超越;而在社群裡沒有退休這回事,只有自己不斷移動到自己該在的位置。

道不同的時候

大學時看學長姐的專案展,在跟某個學長討論產品問題時講到:到價值觀這個層級,我們就不爭什麼對錯了。這個想法一直存在,畢竟一方面我不真的覺得自己的價值觀就那麼正確(充其量是選擇),二方面那已經接近不是純粹理智的信仰了。

以前還會有點掙扎,現在已經能接受道不同不相為謀。想做的努力各自去做、做完各自勇敢面對檢討,那就很夠,不見得要勉強達到多深入的合作。

或許我的心都是放在同樣的目標上,所以那些都不重要。


好,這次到底是在記憶完全散失之前把事情記下來了。最後放一張照片:每次我都會試圖找一些這樣的照片給自己,讓我不要那麼害怕一切只是自我感覺良好。Thank you and see you next year.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